当前位置灵元新闻 > 财经 > 致力“减贫”研究 3位学者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致力“减贫”研究 3位学者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点击: 3058 时间:2019-12-03 11:06:11 作者:灵元新闻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4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宣布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abhijit banerjee、esther duflo和michael kremer因"减少全球贫穷的实验性做法"而获奖。B04-b05照片/视觉中国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现场。

杜弗洛成为最年轻的获奖者。三位获奖者的主要贡献是通过实验和其他方法减少贫困。

北京时间10月14日,宣布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abhijit banerjee、esther duflo和michael kremer因"减少全球贫穷的实验性做法"而获奖。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第一次出现了“夫妻档案”——巴纳吉和德洛,他们都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是夫妻。以前有过夫妻获得不同奖项的情况。贡纳·迈达尔获得了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妻子阿尔瓦·迈达尔获得了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

经济学奖是诺贝尔奖中最年轻的奖项,自1969年以来一直颁发。迄今为止,该奖项已颁发51次,共有84名获奖者。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第一次结婚

北京时间10月14日下午,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将授予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以表彰他们“减少全球贫困的实验性提案。

据介绍委员会称,全世界仍有超过7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每年有近500万儿童在5岁前死亡,主要原因是容易治愈的疾病。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提出了一项新的计划来解决全球贫困问题,即将这个问题分解成更容易解决的小问题,比如改善儿童健康。

据报道,他们的建议在过去20年里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并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转化为可行的措施。目前,500多万印度儿童从学校补充辅导计划中受益。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夫妻双方第一次获得该奖项。巴纳吉和德洛是三位获奖者,他们是夫妻,都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以前有过夫妇获得不同诺贝尔奖的情况。贡纳·迈达尔获得了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妻子阿尔瓦·迈达尔获得了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

与此同时,出生于1972年、年仅46岁的杜弗洛也是第二位女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最年轻的获奖者。

与其他几个奖项不同,诺贝尔经济学奖不是根据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意志设立的,而是瑞典国家银行(Swedish National Bank)在1968年为纪念诺贝尔而设立的一个奖项,也称为瑞典银行经济学奖。该奖项自1969年起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

从1969年到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已经颁发了50次,有81名获奖者。其中,25项奖励给个人获奖者,19项由两名获奖者分享,6项由三名获奖者分享。

"他们将实验方法引入发展经济学."

法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正伟说,上一次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发展经济学家是在许多年前。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结果表达了对如何在反全球化背景下创造一个全球共同增长的更加和谐的未来的期待。“每个国家都希望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和和平的发展环境。只有通过解决这个问题(共同增长),它才能实现。”

新时代证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通过实地实验等方法对一些减贫政策进行了科学评估。这些学术成果具有很强的社会学价值,对中国的减贫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到2020年,将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按照现行标准脱贫,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研究成果可以继续帮助中国科学准确地帮助穷人。

北京大学国家研究院的张晓波教授与这三位获奖者有交集。“我在2006年见过他们三个。他们已将实验方法引入发展经济学和减贫,”张晓波说。为了解决贫困问题,三位获奖者认为他们应该从微小的事情开始,而不是从大的理论开始。

张晓波说,在他们看来,双盲随机实验是最科学的。发展经济学必须进行这样的随机实验,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通过随机实验来解决减贫问题。中国在减贫方面也取得了良好的成果,但从未做过双盲随机试验。

“因此,中国经济学家没有必要迷信它们。他们的一些实验方法可供参考。这种方法可以用作经济研究的工具,但不能用于工具。”张晓波说。

手表1

夫妻档案:建立贫困行动实验室

班纳吉1961年出生于印度。他58岁,是美国人。他目前是经济学教授。据麻省理工学院官方网站介绍,他的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分别在加尔各答大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和哈佛大学学习。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发展经济学。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穷人经济学》,获得了高盛年度商业图书奖。

2014年,班纳吉因其在扶贫领域的杰出贡献和领先研究成果获得了世界五大经济研究机构之一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颁发的伯恩哈德伤害奖(bernhard harms Prize)。

杜弗洛1972年出生于法国,现年46岁。他于1999年获得巴黎师范大学经济学和历史学学位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杜弗洛的研究领域还专注于扶贫和发展经济学,主要包括贫困的医疗保健和社会政策评估。此外,她在2017年是国家科学院的成员,在2016年是美国政治和社会科学院的成员。

巴纳吉和杜弗洛在麻省理工学院共同建立了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目前,该实验室在非洲、拉丁美洲、南亚、东南亚、北美和欧洲设有办事处。

由于上述实验室及其在贫困领域的研究成果,巴纳吉夫妇还获得了2014年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协会(ssrc)颁发的“赫希曼奖”。获奖原因是:“像赫希曼一样,他们致力于产生新的社会科学知识,拓展研究前沿,并试图解决深刻的实践和伦理问题。”

Ssrc说,很少有大学在研究的严谨性以及由此产生的知识对社会政策和日常生活的潜在影响方面取得j-pal在社会科学方面的成就。J-pal不仅提供开拓性研究技术、政策制定和能力建设方面的培训,还努力开展严格的研究,并使用团队方法评估扶贫措施,堪称典范。很少有组织能达到j-pal的全球影响力。

手表2

杜弗洛: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46岁的杜弗洛打破了此前经济学奖最年轻获奖者的记录。

诺贝尔经济学奖没有设定年龄限制,但它不会授予那些已经去世的人。截至2018年,经济学奖最年轻的获奖者是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kenneth j. arrow)。他在1972年获奖时51岁,于2017年2月去世。最老的获奖者是Leonid leonid hurwicz,他在2007年获奖时已经90岁了。

此外,杜弗洛也是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第一位女性获奖者是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她于2009年获得该奖项。她主要研究政治经济学,是美国公共选择学院的创始人之一。

经济学奖也是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诺贝尔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与和平奖自1901年以来一直颁发,而经济学奖自1969年以来才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每年最多可以选出三名获奖者。在迄今为止的51个奖项中,25个由一个人获得,19个由两个人获得,7个由三个人获得。

诺贝尔奖来自诺贝尔基金会的投资收入。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留下的财产约为3100万瑞典克朗(今天约为17.02亿瑞典克朗),被转换成基金,投资于更安全的证券。投资收入作为诺贝尔奖金进行分配。2019年,每个完整奖项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

手表3

克莱默:哈佛今年的第二个诺贝尔奖获得者

克莱默,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生于1964年,现年55岁。他目前是哈佛大学盖茨发展学会的教授。这是哈佛大学今年的第二个诺贝尔奖。10月7日,三位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之一是哈佛医学院教授威廉·g·凯琳二世。

克莱默也是美国艺术科学院的院士。1994年,他是胡佛研究所的国家研究员,2004年被世界经济论坛任命为全球青年领袖。他以前获得过许多奖项,包括总统教授和学者奖和麦克阿瑟奖,这被认为是全美最高奖项之一。

克莱默的研究领域集中在发展经济学上。他研究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并因其在卫生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拉丁美洲的研究而获奖。他帮助制定了疫苗的预先市场承诺,以刺激发展中国家在疫苗研究和疾病疫苗分发方面的私人投资。2010年秋,他成为美国国际开发署(美援署)发展和创新企业部主任。

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评论称,今年的获奖者已经想出了一种新方法来获得消除全球贫困的最佳方法的可靠答案。这种方法将贫困分为更小、更易管理的问题,如改善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的最有效干预措施。

克莱默的研究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强大效果。20世纪90年代中期,克莱默和他的同事们通过实地实验测试了一系列改善肯尼亚西部学校表现的干预措施。

■延伸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中国情结”

诺贝尔经济学奖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学奖之一,一直备受关注。虽然还没有一位中国经济学家获得过这个奖项,但许多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都与中国有一些联系。

蒙代尔:最常来中国并获得永久居留权

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以表彰他对“不同汇率制度下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及最优货币区域分析”的贡献。他的理论成为欧元理论的基础,因此蒙代尔被誉为“欧元之父”。

蒙代尔后来的研究经常涉及中国经济,他写了《转型经济中的货币和金融市场改革:中国的案例研究》。蒙代尔多次访问中国。2005年3月,蒙代尔被北京市政府授予永久居留许可,成为“北京公民”。

蒙代尔在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开设了一个经济学讲座(现称“黄达蒙德尔经济学讲座”),并在该校发表了许多演讲。蒙代尔在2001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在西方经济衰退的寒流中,中国经济保持高增长率是完全可能的。

诺贝尔奖获得者与中国研究机构和大学合作

诺贝尔奖获得者与中国联系的另一种方式是与研究机构和大学合作。例如,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赫克曼和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

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等研究机构有很多合作。2018年11月,他被任命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名誉教授。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Sargent)于2017年6月加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并主持了萨金特定量经济金融研究所的成立,担任其所长。

萨金特多次就中国经济领域的相关问题发表意见。在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萨金特谈到了贸易问题,并表示全球化趋势不可阻挡。

在中国的讲座暗示中国的经济发展

许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常来中国参加研讨会、讲座等活动,其中一些人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常客。例如,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e.stiglitz)和迈克尔·斯宾塞(a.michael spence)多年来连续出席中国发展问题高级别论坛,为中国经济发展提出建议。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年会上表示,中国目前需要面对的关键问题之一是如何在应对日益扩大的收入差距的同时,保持经济增长、收入和就业的稳定。他建议中国可以通过更多的税收政策来调整社会公平问题。

迈克尔·斯宾塞的观点集中在投资上。他认为,中国当前改革的目标是提高投资效率,避免低回报投资。

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国学生

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中国朋友圈子”中,最常见的是师生关系。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在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时,是中国经济学家姜叔杰的导师。

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也与中国经济学家邹至庄有着导师关系。1951年,邹至庄去芝加哥大学留学。弗里德曼是他的老师。邹至庄最著名的理论是“chowtest”,它提倡用计量经济学方法来研究经济学。

2007年诺贝尔奖得主列昂尼德·赫维茨是田国强的老师,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列昂尼德·赫维茨被称为“机构设计理论之父”。田国强的研究领域还包括经济机制设计理论。2006年,他被《华尔街日报》列为中国大陆十大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

此外,197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西奥多·舒尔茨是林毅夫的老师。

除了师生关系之外,中国经济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亲密的朋友。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代表张五常与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和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哈利·科斯是密友。

新京报记者顾志娟、程苗伟、张帝辛、侯润芳和谢联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 极速牛牛app

视频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