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飞塘清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  >  我的连长毛六元
作者:旺仔

我的连长毛六元

2019-10-09 10:43:53 浏览次数: 2160

虽然有过“内卫高手”的经历,但毛连长从不以此自居,反而因为做过警卫工作,格外地细心和体贴。当时,我是全连年龄最小、个头也最小的新兵,毛连长对我比对别的战友更多了几分关心。记得刚到连队不久的一天下午,全连在连队饭堂集合,准备听指导员上政治课。坐在我身后的毛连长递给我一张纸条:“上士给你买鸡蛋了吗?”我有点纳闷,写了“不知道”回给他。原来,几天前毛连长到团部开会,团部通讯股股长告诉他,新入伍的司号员年纪小,正在发育长身体的时候,希望连队每天发一个鸡蛋给司号员用白糖冲水喝,补充点营养。毛连长回连后立即交代负责采买的上士给我买鸡蛋和白糖,保证我每天能喝到一碗鸡蛋白糖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已经是很特殊的待遇了。

医生“天书”居然是

发展之路没有终点,只有新的起点。在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险的时候,更不能有半点固步自封和丝毫的徘徊彷徨。唯有坚持科学发展和高质量发展,才能在发展大势中把握住机遇,才能成功应对时代的挑战,托举起亿万国人的共同梦想。

1969年5月,入伍不到半年的我,从江西省军区独立师三团司号员培训队结业,被分配到二营五连当司号员。

五连连长毛六元,1956年入伍,当过江西省公安厅特种保卫队队员。这个保卫队可不一般,专门负责来江西视察的中央领导人的保卫工作,队员个个都身怀绝技,擒拿、格斗、驾驶、射击样样精通。

1969年底,毛六元连长调到军官教导队任教官。此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但40多年过去了,老连长的身影,还是会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1948年7月,22岁的陈俊武从北京大学化工系毕业后,几经辗转,于1949年12月来到辽宁抚顺矿务局,参加了人造石油工厂修复的工作。

整体上来看,我们的观点认为,短期行情仍会有反复,但系统性大跌的空间相对有限。在不确定性明朗之前,建议投资者多一分谨慎观望就好,情绪层面上无需要过度恐慌或者是过于激进重仓位进场追高。这是当前我们需要强调的。

众所周知,大家都知道杨幂的大长腿长的很好看,简直就是娱乐圈的标杆,白细长。话说杨幂的身材从小就好得让女生羡慕,早在幼童年纪已然有大长腿的潜质。

最令我难忘的,是我到连队的第一次手榴弹实弹投掷。当时毛连长考虑到连队新兵多,特别重视安全,把投弹场设置在连队驻地旁的一个长坡地,从坡上往下投。毛连长大声命令:“司号员就位”,我既兴奋又紧张地进入投掷位置站好。毛连长把手榴弹交给我,握着我的手,拧开弹盖,拿出拉环,套在我的拇指上,然后往旁边跨了一步,大声喊道:“投!”我拉出拉环,用尽全身力气向前投去。谁知手榴弹在离我前方没多远的地方就落地了。毛连长一看急了,大喊一声:“卧倒!”一把将我推到左边的掩体坑内,扑在我的身上。我趴在坑内,只听到手榴弹从坡上向下滚动的声音,随着一声巨响过后,毛连长才把我从掩体里拉起来,拍拍我身上的泥土。文书和通讯员拿起皮尺,走下坡去测量投掷距离。文书高声报道:“15米!”在场战友都笑了。15米是全连倒数第一的成绩,而且还包括手榴弹着地后顺坡滚的几米。看到我难为情的样子,毛连长安慰我说:“没关系,司号员个子小,长高后多训练几次,会投得很远。”


搜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 Copyright 2018-2019 lipshe.com 鸡飞塘清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